【王&肖教你背单词】Universe 在劫难逃

Universe  n.宇宙;天地万物;万象;(已知宇宙以外的)宇宙



这里是宇宙号
这艘无与伦比的私人星际飞船自从诞生以来就吸引着无数人的目光。作为一艘对开放的私人飞船而言,它吸引着像沙丁鱼一样数量的心怀期待的年轻人。在这里没有法律的限制,不受道德的约束,没有高低贵贱的分别,船上的条例才是这里的一切,但这条例的约束松得简直可怜。也就是说,只要你持有船票,你几乎可以在这里获得你想要的一切。时间对于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十天。当然,有人获得了什么,就一定有人失去了什么。
它可以是你想象中的任何样子,也可以在下一秒轻而易举的粉碎你的世界。
这里,能力和野心,才是武器。

宇宙号二号船舱正在举行着舞会
一眼看过去,这里仅是舞动着的男男女女。乐队奏的是半调子的舞曲,混着其他流派的杂乱乐器,发出俗气的声音。舞池也简简单单。但这样简单甚至有点简陋的环境却一点儿也没影响跳舞的姑娘小伙子们。
他们穿着或廉价或昂贵的礼服,踩着俗气音乐略显单调的节奏,跳着不统一的舞蹈。有感染力的大概也只有他们舞动的热情,他们尽情的挥洒着属于年轻的魅力。他们也许并不认识,大概只有这一支舞的交情。可是谁还在乎呢?
舞池边三三两两坐着的,大都是胡茬满脸的中年男人,他们也许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更多次的登上这艘豪华飞船,跳动着期待的心脏,也在这一次又一次中逐渐变慢,期待也慢慢被收了起来。只有在这样洋溢着青春的时刻,才能拿出来,轻轻的撇上一眼。然后吐出一个烟圈,又把它收起来,看着烟圈一点点变淡,然后消失。

肖时钦也许是这种气氛里罕见的孤独的人。
出于身份保密的考虑,他决定将自己扮成女性伪装成与平日肖警官完全不同的人来参加这样的活动。也许出自下意识的自我保护,也许是一个宇宙刑警多年任务积累下来的直觉。选了白色长裙搭黑色小西服,搭一顶黑色宽沿帽。他的双眼被笼罩在黑色的薄纱之下,舞厅里的形形色色都被他收入眼内。

这里是宇宙号,远没你想象的理所当然。这里可以是梦开始的地方,也可以是梦结束的地方。狡猾的姑娘在换舞姿时悄悄摸走舞伴的钱包,满脸醉容的小伙子倒在地上,被无数人踩过。

肖时钦感到莫名的烦躁,将视线转向窗外的星河。也许飞船正在穿过某个星系。无数微小而闪亮的星一点点靠近又一点点远离,仿佛在之间,又隔着厚厚的船舱玻璃和深蓝的宇宙。仿佛一个人,一群人又或者一颗星,都渺小的可怕。再大的浪潮,也将在这片平和的可怕的深蓝里平息。像一片沼泽,静默的吞噬,只剩浓郁到粘稠的深蓝。
要说在整个已经被开发的宇宙中,人人都想做的事有二。一是登上宇宙号赢得一身金钱和荣誉,二是成为光荣的宇宙刑警。宇宙刑警的前身,就是人类开拓宇宙的先锋队,后来逐渐演变成国家强制力一般的存在。要说让这一职业真正扬名整个星域的正是斗神叶秋。无数人至今还能清楚的记得他的一次或者几次光荣任务。肖时钦当时参加警校的选拔确实有这样一部分原因,他确实也有一段满足他设想的经历。
刑警威望的提高,对于统治者和野心家而言,并不是好事。金钱和权力的一步步侵蚀,使得宇宙刑警成了一件光鲜的外衣,内里被侵蚀一空。只有当别人提起时,这件旧衣才有所谓的价值。越来越多的无能之辈涌入警队,越来越多的案子悬而未决。发展到最后,嘉世警队队长,斗神叶修被逐出警队,嘉世警队解散。然后一个个警队的队长副队长,解职的解职,叛乱的叛乱。
肖时钦对于被野心家掌握的警队而言,是个非比寻常的角色。不仅是雷霆警队队长,而且还是新式枪械开发小组的组长,掌握着相当核心的内容和技术。所以对于他的处理,野心家们表现出里非凡的耐力和谨慎,花了相当的人力物力张开一张大网,一点点挖走他的心腹,抽走核心技术人员。
而这张大网,早就在他登船时张开了

肖时钦的思绪被耳边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只听低沉又温柔的嗓音说道
“晚上好,尊敬的肖警官”
王杰希。肖时钦心里咬牙切齿。

他转过头,来者梳着微长的亚麻色头发,发梢被祖母绿的丝带束着。身穿剪裁合身的香槟金色西装,胸针和袖扣上闪烁着祖母绿的光芒。纵使这人变换多少装束,就算肖时钦化成了灰大概也是认得这个男人的。

此人在警校时大他一届,本该是两条平行线的生活,没什么交集。但都是徐毅导师的学生,自然抬头不见低头见,产生什么局部摩擦简直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大吵倒是没有,但是师兄弟之间的小打小闹不断。彼时肖时钦还是个老实巴交的孩子,被欺负了顶多狠狠的瞪上一眼,到后来就可以面不改色的不轻不重的拿捏对方的错处了。
后来王杰希毕了业,肖时钦大四但是双专业忙的他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等他毕业之后就传来了微草警队队长王杰希离职的消息。本以为自那之后也就见不着了。肖时钦哪曾想这人一手出色的情报专业居然让他当了个混的风生水起的情报贩子。每次任务,不管相见不相见,总能碰上这人两三次,这让他曾经的副手方学才气的跳脚,非要找到证据抓他不可。

肖时钦盯着的眼睛,嘴角牵起笑意
“晚上好,王老板。”
谁知道他后三个字是怎么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肖警官的邀约,怎么敢失约呢。毕竟肖警官的字条,我还留着呢。”对方笑着展开一张字条。
这字条是上次交锋之后肖时钦留下的,上面的四个字是略显飘逸的行楷:
【        下次再见        】
肖时钦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心道着算哪门子邀约。却还是开了口
“那么王老板的回应呢?”冲对方伸出了手
然后一张纸条落在了他的手上。
说起互换纸条这件事还是肖时钦先开始的。每次在案件中交锋都会或多或少的交换纸条,都是一句话,字数并不多。字条维持着两个人之间紧张又轻松,紧密又疏远的关系。
但是现在王杰希并不满足于这样的关系,他想更近一步,或者是再进一点。无疑警队的疏远给了他绝好的机会。
观察到那人因为纸条是的内容引起的反应,他不禁在心里窃喜。
肖时钦觉得自己现在像是上了蒸笼的虾,待着也不是动也不是。他从小西装的上衣兜里掏出钢笔和纸条,写好之后匆匆交给王杰希,瞬时间就消失在了人群中。
王杰希看看手里的字条,不禁笑出了声音。
【等你找到我再说吧】
真是狡猾。不过心情愉悦的王杰希并不在意,把目光投向宇宙号的窗外。
窗外深蓝色的宇宙还是一如既往。
Universe

-------END-------

你猜大眼儿的纸条上写了啥【肖式调皮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