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凉帝国

BGM:VICTORY——TWO STEPS FROM HELL

雷霆旧城
这是一条不太繁华的商业街,其实旧城的哪里都没差,不少的人都搬到了新城。一个年轻人撑开金属伞骨的伞,穿梭在茫茫雨幕中,雨下的不大,就算不打伞也不会湿透。他披着黑色的半身斗篷,露出一截穿着黑色裤子的腿和考究的鹿皮长筒靴。
新城的产生由来已久,在大部分雷霆居民自打出生起似乎两座城市就已经并立存在了很久,但是新城和老城却并没有一点要融合的迹象。
新城的现代发达,在荣耀大陆上也是出了名的,人们生产生活的机械化效率高,早晨一睁眼几乎是满屋子的机械工具,科技和自动高速发展,但也带来了相当的环境问题,所以新城虽然是新的,但天气却不怎么样。顺带一提,雷霆新城建在空中。而老城的时光似乎凝固了一样,像个老者,居住在这里的,大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年人,发展自然没有新城那么好,但自然似乎对这里更加眷恋,日出日落都是昏黄的日光,气温不高不低,降雨不多不少。
但旧城总是弥漫着一股悲壮的凄凉。青年一直向着与中心大钟的南方走,中央大钟是雷霆旧城的中心,是一位伟大的炼金术师的优秀作品。
没错,炼金术师。
雷霆旧城就是以炼金术的发展而繁荣的,但自从千百年前炼金术的衰落和炼金术师的减少,旧城曾经的辉煌似乎也和数量稀少到几乎没有的炼金术师一样,在时间的长河中被冲刷的模棱两可,新城似乎有人对炼金术抱着怀疑的态度,认为过去的辉煌只是存在于神话或者长辈的故事里,听听就罢了。而老城则似乎被带走了一切生机,虽然这里自然还是很自然。但就像迟暮的英雄,像苟活着。它本不这样,它本是炼金的天堂。却因为一股巨大的不可抗力陷入了一种胶状,像是陷在沼泽里。没有炼金术和炼金术师的雷霆旧城,像是没了灵魂,只是一个巨大的空壳在维持着机械的运转。他现在的安静平和,是一位伟人的荣耀在时间长河中逐渐冲刷的褪色,甚至被腐蚀。
他在怀特街和文森路的交汇处停了下来,走入怀特街,沿着它向西走。
旧城的每一条街的名字都是以一位出色的炼金术师的名字命名的,老城的街道繁密交错复杂,几乎能够想象炼金术顶峰时的繁盛和荣光。他在路的44号停了下来,从斗篷里伸出一只手,轻敲了三下门,似乎没有回应,他这样想。再次敲了三下。
门是自动开的。他走进去就发现吧台上的人正在注视着他
“欢迎,微草的魔法师”坐在吧台里面的人戴着单面镜,温和的笑着说
“久仰,雷霆的炼金术师”他把斗篷搭在一旁的架子上,没看到男子轻轻的摇了摇头。戴单面镜的人走到吧台后面的酒柜前,左脚轻跺三下,酒柜应声向两边的墙体内收缩,在酒柜的遮掩下,是一段不知终点的阶梯

“就是这里”戴单面镜的男子做了个请的手势“主人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
他叹了口气,走了进去。在冗长又昏暗的阶梯里不知道走了多久,这阶梯似乎有无限的长度,和他来时的路一样长,两次的灯火伴着他走动而而带来的风不断摇曳,他心里虽然带着疑惑,但是他前进的脚步依旧沉稳而规律,踩在地面发出的声音,是这幽暗走廊里唯一的声源。他发现越往里走,墙壁上两次的装饰的壁画就越复杂和华丽,甚至越庄重和严肃。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他终于看到了尽头的那扇门,他走过去,推开

推开了门,他发现这几乎是一个与外界决然不同的世界。房屋的举架高的惊人,空间也大的惊人。墙角的地方有着华丽庄重的金属角雕,依附着墙体的都是数不清的书架,上面放着满满的书籍,书架的左右都是各种各样的工具,熔炼炉,金属材料,各种试管和其他炼金仪器一应俱全。仪器群的旁边是工作台,上面甚至还有摊开的笔记。棚顶的正中央悬挂着一盏吊灯,金属的框架在灯火的照耀下,显得庄重又古朴,中央大灯的下方,放着一把金属椅子。
他看到椅子上的人缓缓开口“你终于来了,百年孤独的旅人”
椅子上的人带着笑意的说着。他却瞪大了眼睛。坐在椅子上的人和引领他走入阶梯的人有着同样的面孔,同样的语调,甚至同样的气场。
“不必惊讶,外面的是我的炼金成果——闪影。自我介绍一下,肖时钦,荣耀大陆上最后一位炼金术师”肖时钦推了推鼻梁上的单面镜,语气有些怅然。
“王杰希”他这么回答,他好像感受到椅子上人几乎排山倒海般的孤寂。然后时间再次回归沉寂,肖时钦起立走向他的工作台。
“如你所见,这里就是一个地下的炼金坊,它就修建在中央大钟之下。我知道你来的原因,没想到你的家族这么守信。”他顿了顿,接着说“看来前辈留给我的预言是对的,自从闪影告诉我你来了之后,我的研究有些精进”他把一个漆木盒子递给他“是你家族的前辈留给你的,他们说你有打开的方法”他接过盒子,用手掰了掰。发现盒子不是蛮力能打开的。
他看了看肖时钦,他似乎对盒子没有任何兴趣,只是在工作台上一手写写画画,一手晃着手里的试管,嘴里念叨着金属和药品的顺序,他有些好奇。人总是对得不到的东西抱有好奇的态度,但他看了看正在认真工作的人,似乎是个个例。
于是他问“你不想知道盒子里的东西是什么?锁是金属的,以你的能力打开应该不成问题”
“但肖某是个无欲无求的人,你明白吗,时间太久了,真的会磨平一个人所有的棱角。”肖时钦像是回忆起了什么,脸上带着向往的笑意。可王杰希有感觉到了那样的孤独,时间强加在肖时钦身上的孤独。他也许从很久之前就生活在这里吧,可能陪伴他的只有他的炼金制品,炼金仪器,这些书籍和他的研究成果。炼金术就算能减缓时间的流逝,但内心的孤寂,是时间不能弥补的,像是时间的附加品,只要他还活在这间实验室里,它就像鬼魂一样不停的尾随他。他像是被时间固定,固定在无法摆脱的孤单里
肖时钦见他一直发呆,以为他是不知道怎么打开,语气稍放轻点对他说“打不开的话你带走也好”王杰希回了回神,向他挥了挥手,示意没有问题。
肖时钦点了点头,继续手里的工作。
王杰希是微草的前任城主,自然也是享誉大陆的魔法师,而这箱子的锁恰恰是用魔力打成了结,只要找到这个【结】的线头,那么其他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他的手指的空中舞动,嘴里也开始低吟咒语,魔法带来的白光映衬的他祖母绿的眼睛像夜空中璀璨的星星。解开【结】的过程持续了一会儿,肖时钦注意到王杰希的耳朵有轻微的抖动,估计是魔法传音吧,他把身子转回来,反正他不想知道他祖先说了什么,真的不想知道,真的。
他这么想着就在他思考的功夫,王杰希已经拿到了箱子里的东西,一封信笺一张羊皮纸,信笺上封着火漆印,而羊皮纸上几乎是什么都没有了。王杰希有点不知所措。
但肖时钦却摇了头,说道“跟我来吧,那里也许有方法让你了解这上的内容。他指了指旁边的传送阵,站在传送阵一边,有些玩笑似的说
“说起来这个传送阵也是微草出品的”王杰希合上盒子,站在另一边。

他们被法阵传送到一个有些昏暗的地方。这里的天色并不明朗,甚至有些阴沉
肖时钦伸出手,指向东边,而王杰希他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那里赫然一个血渍的六芒星,六芒星的痕迹就算经过了千年百年也依旧清晰的刻骨,它深黑的颜色已经完全看不出鲜艳的血红。血渍像是沁入了地里,映出深邃的黑色,但那深邃的黑色,却抹不去曾经血红存在的痕迹,那老一辈炼金术师用鲜血铸就的荣耀,那是属于炼金术师的荣耀,纵使炼金术已经衰弱,但它曾经的辉煌还在,却只能在这黑暗无声的永恒沉默之地沉睡。

不知何时,肖时钦已经站在他身后了
他说“最早和天神站在一起的,是炼金术师。如果说金属中有神,那么我们炼金术师金属神的使徒。炼金术衰亡的原因之一,就是炼金术本身。它太过强大。炼金术师就像是金属化身的妖。他们能任意的使金属以不同途径,变成他们想要的任何状态,甚至武器,所以炼金术师也能算得上是大陆铸造师和机械师的鼻祖。”肖时钦的情绪似乎被这场景感染,声音有些哑
“但炼金术太神奇了,可在大陆上只有炼金术师这一少部分才能拥有。但贪婪是无穷无尽的。推动大陆变化的,是什么,我不尽然全部知道,但其中一点,绝对有贪婪,至少在这件事上似的。所以炼金术被联盟秘密抹杀,只因得不到就摧毁,也就不奇怪了。而前辈们以自己为筹码,和联盟谈判,换来我的生命和保留但封印所有研究成果。”他声音低沉,像是压抑着某种情绪
“也许现在很多人觉得旧城的炼金术是凭空杜撰的,但是我,也只有我,能证明这一切并非荒诞。在这些年里我潜心研究,不问窗外风雨,我甚至创造闪影来为我抵挡外界,我都已经做好在漫长的研究岁月中忘记这一切,最后死在一次炼金试验中”他的声音哽咽了
“可是你来了”
“我又回忆起了从前有人陪伴的日子。又想起了无力回天的过去。”
他转过身,用手指向六芒星的中心“你四处看看吧,六芒星周围也许有能启发你的地方”但他自己却走向天色更黑的地方
肖时钦的背影像是一道刀痕,利落又纤细,却带着令人心悸的力量。
王杰希蹲下来,细细察看六芒星的每个阵角。他用右手手指沿着六芒星的轨迹划过,左手指尖流转着魔法的微光,他的手指从一个阵角移到另一个阵角,神情肃穆的像是在做礼拜,这某种意义上也是种礼拜,对于已故的前辈,对于曾经达到巅峰的一种技艺,对于曾经的荣光的一种礼拜。
他似乎通过法阵就能隔着时光,感受千百年前的极致。他似乎找到了什么,抬起右手,单手打开盒子,用左手食指在空中划出五个字母

GLORY

然后火漆印打开了,羊皮纸上的字也露了出来

肖时钦注意到了这里发生的事情,他走过来,看到王杰希在专注的看着羊皮纸,没有打扰他。
等王杰希从信中回神,才发现肖时钦已近站了很久,王杰希歉意的笑笑,肖时钦并没在意
肖时钦像是理好了情绪,对他说“你知道吗,其实不是一位炼金术师的名字命名一条街或者一条路。而是一个家族”
“只有一位优秀炼金术师的完全不够的,那样的家族太多。如果这条路以这个家族的姓氏命名,那么居住在此的几乎都是这个家族是的成员,而其他炼金术师都住在炼金术协会,就是现在中央大钟的位置。”
“但这都是过去了”
“是雷霆城,准确的说是雷霆旧城,被时间掩盖了的荣光”
王杰希走过去,搂住他的肩膀
“但它依旧存在”
“跟我走吗,和我一起把这份荣光传递到大陆每一个角落”
肖时钦面露犹豫,却讲不出拒绝。
王杰希塞给他一个东西,有些划手。他低头看,发现是一枚十字勋章。王杰希的声音在他耳畔回响
“这是迟来的十字勋章,请最后的炼金术士接受这份迟来的荣耀”
肖时钦坐了个深呼吸,像是放下了极重的包袱。

END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