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green就读于北京一所重点高级中学。用其同桌略带酸溜溜的嫉妒口气来就是【学习好到不能再好】的程度了。平时少言寡语,只是低头默默的学,只是低头静静的读。关于他的误会其实很多,譬如说他不是装酷仅仅是面瘫而已,再譬如说他下雨天总会望着窗外不是装忧郁只是在担心雨水会不会打湿自己的额前发。他一直认为自己会平静的度过高三整个学年,然后平静的报考,参加高考,最后平静的升入大学,平静的交个女朋友,平静的生活在北京。

但是这一切平静被他的户口所打破

他没有北京户口,不能在北京进行报考。必须回到他的户口所在地---内蒙古,才能进行高考报考。

他在小城冬日的晨曦中下了火车,和父母一起走在小城略带寒冷的日出中。

他在第一只脚踏在地面上的时候忽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熟悉感扑面而来,这种熟悉感蔓延到他身边是所以空气,以至于他一呼一吸都能清楚的感觉到这种好久没有感受到的味道了。

他还记得八岁时离开这座城市的一点一滴。

那是由缓缓离开的列车,眼泪婆娑的爷爷奶奶,再也回不去的时光,拼凑成的残破记忆。

那是个极小的城市,是他的故乡,也是他八岁前生活的地方。人口不超过三十万,道路上车少,高楼大厦更少。它没有北京的车水马龙,没有北京的高里林立,没有北京的繁华喧闹。只是个小城,真的。人不多,车不多,高楼更不多。大部分的城区还是六七层的小楼,还有带着小院子的平房。它和北京相比,少了一丝压迫,多了一丝放松。

他们带着沉重的行李来到了一家三口在这的临时住处。因为前几年搬往北京,老家的房子也出售了,再加上爷爷奶奶的去世,他们在这里只能暂时租房子住了。

他莫名的感到悲伤

他们家祖祖辈辈都住在这,可如今回来却要租房子住。

房东的个和蔼的老太太,她住在对门。她时不时的会送来一些从乡下带来的小葱,白菜,鸡蛋等等,有时他们一家三口也会去老奶奶家蹭饭。

他们住在一个面朝南的屋子,在屋子的东西两侧各有一扇大落地窗。房子不大,大约八十平米。虽然没有在北京住的大,但也算是不错了。他的房间在最东侧,太阳出来最先照到的地方。在他的窗下,就是市民们摆早市的地方。所以一早一晚不免有些吵闹。

他靠在窗边,低着头看着窗下的人和事。

头发稍白的大妈在楼下大声的叫卖,来买菜的人有被爷爷奶奶带来的小孩,有衣着讲究的公务员,有头发半白的阿姨们,有相互扶持的爷爷奶奶。

头发稍白的大妈在和一对年轻夫妇就着一捆白菜讨价还价,小孩们好奇的看着车上陈列的各种蔬菜,爷爷奶奶们早早的来了,买好了准备颤颤巍巍的走回去。

他觉得这个小城的生活这么真实。

在北京,只能在偌大的超市里无声的选择自己的,售货员也只是机械的笑着。没有人和你讨价还价,没有人和你在买菜的有说有笑,没有人和你早早的来,然后相互扶持着回去。

在北京的生活,他现在觉得,好像被蒙上了一层半透明的纱,好像笼着雾。模糊而美好。

而在这里,他可以毫无距离的直接触碰到生活最初的本质。真实又清晰。

这种感觉没有一丝的虚无缥缈。

给人一种出乎意料的干净。

 

 

毕竟这是离开了很久的城市,不适和陌生还是有的,它甚至有大于熟悉的趋势。

是啊

离开熟悉的城市,转校,换班,调座位。必须和在北京的生活完全了断,在这里,开始新的的生活,开始新的学习。

待一切回来的事情都安顿好了,距离这里的高中开学还有短短四天。

他趁着这四天空闲下来的时间,从新转了转他八岁前一直生活的地方。

戴好帽子手套,穿好大衣,带着手机,说走就走。

乘上一路汽车,从北边的山上一直向北,向北。

不算太老旧的公交车发出吱吱的声音,在冬日寒冷的早晨,这声音的传播速度似乎都被放慢了。在天空的东方,露出脸被冻的通红的太阳。车上静静的,只有车上被减慢的吱吱声和人们哈气取暖的声音。

他看着车窗外的景色从平台的广场,到喧闹的早市,到人满为患的火车站,到繁华富丽的商业街,到安静的医院,图书馆,最后到了安宁和平的居民区。

窗外的场景不断变化,林立的不算太高的楼,孩子们飞跑过的广场,休息椅上相依相扶的老人。

 

叮咚

到了下车的时间了,是终点站。

 

他下车后,缓缓的沿着车刚刚驶来的方向走回去。

他想他走累了就坐在路边想休息椅上坐坐,歇一会。

 

他从兜里拿出mp5,塞上耳机,音乐像流水一样滑进他的耳朵里。

响了,是linkin park的【my December】

This is my December

这是我的十二月

This is my time of the year

一年中属于我的时光

This is my December

这是我的十二月

This is all so clear

一切如此清晰明朗

This is my December

这是我的十二月

This is my snow covered home

有我那被雪覆盖的家乡

This is my December

这是我的十二月

This is me alone

孤单一人寂寞彷徨

And I

Just wish that I didn't feel like there was)

只希望,我不再回忆

Something I missed

那些已遗失的过往

And I


(Take back all the things I said to you)

放弃所有,我对你说:

And I give it all away just to have somewhere to go to

仅为拥有一个供我停泊的港湾

Give it all away

我放弃一切

To have someone

只希望

To come home to

有一个一起回家的侣伴

This is my December

这是我的十二月

These are my snow covered dreams

有我那被雪遮掩的梦幻

This is me pretending

有我的借口和伪装

This is all I need

有我所需要的一切

And I

(Just wish that I didn't feel like there was)

只希望,我不再回忆

(Something I missed)

那些已遗失的过往

And I

(Take back all the things I said to make you)

只希望,我收回决绝的话语

(Feel like this)

让你喜欢这一切

And I

(Just wish that I didn't feel like there was)

只希望,我不再回忆

(Something I missed)

那些已遗失的过往

And I

Take back all the things

放弃所有:

And I give it all away just to have somewhere to go to

仅为拥有一个供我停泊的港湾

Give it all away

我放弃一切

To have someone

只希望

To come home to

有一个一起回家的伴侣

This is my December

这是我的十二月

This is my time of the year

一年中属于我的时光

This is my December

这是我的十二月

This is all so clear

一切如此清晰明朗

Give it all away just to have somewhere to go to

仅为拥有一个供我停泊的港湾

Give it all away

我放弃一切

To have someone

只希望

To come home to

有一个一起回家的伴侣

Give it all away just to have somewhere to go to

仅为拥有一个供我停泊的港湾

Give it all away

我放弃一切

To have someone

只希望

To come home to

有一个一起回家的伴侣

Chester的声音略带沙哑,饱含沧桑。这首歌是他少有的,节奏较慢的抒情歌。但是他是声音非但没有破坏整体的美感,也没有任何的涩感。他的硬核嗓的微微嘶哑,使得整体更为悲伤,更富有渲染力。好像慢慢的品尝着陈年的烈酒,让往事的落寞和酒精一样深入他的身体。,加上略带沙哑的低沉男声。定音鼓的大量失真音响,使它并没有过分悲伤的成分,但歌词暴露了歌曲的悲伤。男声整首歌的低声诉说,他的演唱好像一个人在低声的唱着,开始眼泪还很少,但到最后原来越多,哭声越来越大,以至于最后泪涌如泉。

他漫步在雪地里,让雪花落在他的身上,脚上,脸上,脖子里。让故乡的雪洗涤他的灵魂和心灵。他睁开眼,面对一片白茫茫。

记忆中他有多少年没见过如此纯洁,自然,干净,一尘不染的雪了呢

北京的雪似乎带着那里天空的那种燃尽后的落寞灰,似乎看着不够纯粹,不够干净,不够自然。令人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不悦。

而这里的雪,还是保持着他离开前的颜色。那么纯净。

他忽然感觉某种一直堵在心口的到底是什么了

那是一团故乡的雪

那种自然,纯粹,干净,不染纤尘的雪。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