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在打开图书馆的门店那一刻看到的人让他产生了想要离开的错觉。

是洛基

兰蒂斯高傲的会长先生 也是亚瑟的死敌

真是冤家路窄

不过对方似乎并没认出亚瑟,点头示意后像风一样的擦肩而过

亚瑟的不爽度直线上升 不不不 是像火山濒临喷发

好吧您就算是兰蒂斯的会长也别这样啊 装十三遭雷劈啊【亚瑟内心默默吐槽】 

 滑稽的擦肩而过不了了之

  

图书馆内

图书馆是由圣彼得和兰蒂斯合资建立的,所以在这个图书馆里理所应当的没有发生斗殴事件【= =

所以圣彼得和蒂兰斯的学生都在这里和平共处,当然两位会长除外

两位会长无论在任何时间任何空间都有体力和精力去。。。。咳咳,去斗争

 

但是此时此刻的亚瑟的内心却很安静

好像进入图书馆之后就把那个乐于和洛基斗嘴,那个乐于吐槽的亚瑟关在图书馆大门之外

 

亚瑟穿梭在一排排的书架中,架上的书琳琅满目,有英文,也有其他语言;有注释配图,也有通篇文字;有花花绿绿的,也有古朴厚重的;

亚瑟很喜欢这种穿梭在书海中的感觉,让他感觉自己是这些知识的主人,是这里的王。在穿过一排书架时他停下来,走向第三个书架。书架上放着一本很薄的书,但是上面是花纹却很细腻,书的封面和扉页上没有名字和作者,而且这是本英文书,却被混乱的放在法文书区。亚瑟带着这本书找到一个充满阳光的位子,开始静静的阅读

 

 

 

 

亚瑟轻轻的翻开书页,在扉页上写着一行细碎的字

【As Time Gose By  随时光流逝 】

是美丽细腻的手写体

翻下一页

故事开始了

 

这是一个关于天使和恶魔的爱情故事,但是不同的是双方的性别和身份

没错,他们都是男人

没错,他们一个是受人瞩目的大天使,一个是魔界的继承者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们不但会受到来自天魔两界的审判,也会受到来自人们的歧视和嘲讽

 

黑发黑眸恶魔沙利叶的此时孱弱的依偎在金发天使拉斐尔的怀里,沙利叶自从离开魔界之后身体一直不太好。而且翅膀开始掉羽毛。这并不是什么好事,翅膀几乎是一个天使或恶魔存在的意义。不但如此,翅膀还是一天使或恶魔的地位的象征,翅膀越大越美丽,表明持有者的地位越高贵。所以,他们分外珍惜自己的翅膀。

看之如此虚弱的沙利叶,拉斐尔皱了皱眉,心如刀割。

他开始有些后悔带他离开魔界。那个令人窒息的黑暗牢笼

沙利叶似乎看出拉斐尔的担心和微微的后悔,并没说什么,只是紧紧握住他的手,轻轻的摇了摇头。

拉斐尔一怔,开始为自己刚才的想法而后悔

沙利叶看着青年紧皱的眉宇渐渐舒展开来,他笑得开心。

拉斐尔抱紧了他。

 

天开始下雨。凉凉的雨水静静的打在两人身上。身上渐渐落上了冰凉的雨水,像细小的针丝

不停的扎在两人身上

因为下雨的缘故,这条平时人就少的路上已经没有行人了。

所以拉斐尔张开翅膀,毫无顾忌把自己和沙利叶包裹在翅膀中。

沙利叶还在不停的颤抖。拉斐尔不得不加紧了抱住他的力度和脚步的速度。

 

外面大雨瓢泼,山洞里却温暖如晴。拉斐尔守着身边躺在温暖干草上的沙利叶。

拉斐尔用干草挡住洞口。因为时间紧急,他不得不找了一处山洞,他不选择再去找一处人家,因为总会得到歧视与白眼。老年人用拐杖指着他们,说他们丢掉了做人的原则。有的中年女性则破口大骂。年轻人快步从他们面前走过,小孩们见到他们也四处逃窜。

拉斐尔受够了,沙利叶也受够了。

但他们逃不开。这就是所谓无力感

 

 

但是这里起码比满是追捕他们的天魔两界都好。

他们没有选择,只能默默的接受这里的一切。

拉斐尔曾经小时候在无意间翻阅过一本书。书上是这样写的【同性恋是不允许存在的,那是违反上帝的存在,他们会在地狱中腐烂】他还记得自己当时的反应,咧嘴歪歪的笑了,说自己根本不可能做这种事。

拉斐尔无比憎恨自己当时过分聪明的反应

 

拉斐尔怀里的昏迷的沙利叶开始瑟瑟发抖。

拉斐尔摸了摸他的额头

烫的惊人

沙利叶紧紧的攥住他的衣服,力道之大令衣物都出了褶皱。

拉斐尔感受到他的恐惧,紧紧的抱住他。

依旧是深深的无力感

 

拉斐尔感觉到怀里是沙利叶动了动,在他怀里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看着他甜蜜的睡颜,他似是忘掉了所有,天魔两界的压力,鄙视和白眼,内心的矛盾

亦或是生死

其实比起魔界,天界才更应该称为【魔界】 初级天使们为了成为大天使在明里暗里都默默的努力,大天使们则在为了名誉挣得心力交瘁 而众神之中,这种现状似是正常而且公平的竞争

在各位大天使中被誉为【圣光救赎】的拉斐尔的情绪也蒙上了阴霾

 

沙利叶在迷糊中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还好,拉斐尔还在。沙利叶松了口气

他实在是想不到没有拉斐尔他会怎样,也许会放弃吧 也许他一辈子都逃不开魔界 

一个令人窒息的恐怖牢笼

沙利叶打了个寒噤

他关于那里的记忆都与黑暗有关

对,是如同黑洞一般的黑暗 漫长又令人窒息

但他还在,不是吗 沙利叶停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

拉斐尔慢慢靠近沙利叶

慢慢的拥他入怀

拉斐尔用自己宽大的翅膀把他罩在自己的领域内,紧紧的抱着 用着自己的全力 情感不受控制的迸发出来 眼泪也不受自己的控制 悄无声息的滑下来

沙利叶感到了他的情绪变化 他知道拉斐尔的精神压力 沙利叶无比憎恨自己此时的虚弱 他想在关键时刻给与他帮助 但他什么都做不了  只能任他静静的抱着 只能静静的释放任他释放内心的压力 看他在自己怀里哭的像个孩子

让他感受到来自他温暖,来自恶魔沙利叶的温暖

一切尽在不言中

拉斐尔

【恩,我的沙利叶】

【唔。。。】

话语被模糊在了唇齿之中

 

亚瑟抬手看了看手表

下午3点整 该离开了啊

他走到书架从中挑几本他本次来要借的书 带着它们走向借书台

亚瑟注意到图书管理员并没有把那本无名书记录下来

匆匆离开了图书馆

如果他再晚一点离开 就会看到向这里大步走来的洛基

 

 

回到学生会的亚瑟放下其他书,继续着刚才的阅读

 

像是进入了故事下一阶段,精美的书页上再次出现了精美的手写体。

【Sky Fall 】

只是这次 没有中文的注解

亚瑟猜想这应该是关于剧情的预告,但他没有参透其中所蕴含的的深层意义

 

变故总是伤人于措手不及

在沙利叶和拉斐尔尽情享受幸福的时候

 

亚瑟下意识的捏紧了书页

 

此时的洛基用力的推开图书馆大门

快步走向某一行的第三个书架

好像在找着什么东西

 

行踪暴露,两人天各一方。

沙利叶回到了魔界 【所谓的·地狱】

拉斐尔则被强行拽回天界 【真正的·地狱】

 

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页白页

 

 

【沙利叶,你可知罪】冰冷的男中音

【为爱 何罪之有】虚弱里透着坚定

【我可并不认为男人之间会有爱存在】

【因为你是不懂爱的畜生】

【继续行刑】

 

【拉斐尔 汝知错乎】轻佻的女高音

【错?我的字典中没有这个字,所做的每件事都是对的】

【你】女天使的情绪开始变得愤怒

【哼 无能之辈】

【长鞭给我拿过来,我还不信了】

 

每天这样的桥段在不断上演

 

天魔两界似乎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

尤其是天界

他们想借这次事件铲除魔界继承人----沙利叶

若沙利叶只是个平平淡淡 碌碌无为的继承人。这件事情或许还有转机。

但他是魔界迄今为止,活下来的最强继承者。

沙利叶有个哥哥,名为卡伽。他的能力 才是最强。但他死亡于近年前的堕天使之战。

与路西法的一战。

 

路西法被看做天界数千年赖出现的最棘手的叛徒。如果他没有堕落,也许如今是功成名就的大天使,也许卡伽早已成为魔界之王,也许一切还有转机。

 

但那始终是如果。如果不能成为现实。

不是吗

 

沙利叶从噩梦中惊醒,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窗外的阴云集成浓浓一片,那黑色让身为恶魔的沙利叶也打了个哆嗦。

黑洞一样,吞噬一切的颜色。

 

事实果然证明了他的猜想

他的父亲亲手递来一张邀请函。

沙利叶的泪不受控制的落下来。

 

 沙利叶先生您好

在下拉斐尔

诚挚的邀请您参加在下与炎炽天使赛西劳拉的订婚宴

地点于天界礼堂  

如您能出席,在下感激不尽

 

沙利叶握住邀请函的手松开了

这张邀请函慌慌张张的跑出了沙利叶的手心,带些淡淡的盐分和水分的混合。

 

该来的,还是来了

 

【我此任魔界继承人沙利叶】

【于此认罪】

【承认我犯下了违反撒旦陛下所制定的魔界公约】

【违反其中第一条】

【应处以终身监禁】

【和第二条】

【数罪并罚 处以终身监禁并剥夺翅膀,囚于魔界监狱最底层】

整个过程,沙利叶的表情没有一丝的变化,只是面部肌肉随着嘴的言语僵硬的动着。

剩下什么都没有

 

拉斐尔的心紧紧的一收缩

他此时还什么都不知道

 

当沙利叶认罪的消息传来 拉斐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感官,认为它们在传给他错误的信息。

那个不断给他鼓励的沙利叶竟然

竟然认罪了

他的天似乎塌了了一块 某种情感像水似的流了出来

 

接踵而至的就是订婚典礼的事

他从前甚至没有见过这个炎炽天使

他想都没想的离开天界

走向魔界监狱

 

沙利叶被关在这里的最底部

第十八层

他的翅膀被无数的铁链锁着 无法移动

而且铁链还在不断的吸收他翅膀的能量 伴随着冗长而剧烈的疼痛

这对翅膀迟早报废

 

拉斐尔以天界大天使的身份见到了沙利叶

但沙利叶的瞳孔 充满了无神和麻木

看着拉斐尔的眼神令他吓了一跳 

是麻木   和空洞

而且他到的时候,沙利叶的翅膀正好从他的身上被剥离下来

但沙利叶甚至连疼痛的呻吟都没有

也许是习惯了疼痛,也许他早就不存在痛感,也许是心里的痛胜过剥离翅膀的疼痛。

谁知道呢

这是麻木和冷漠化身的恶魔。

 

 

亚瑟向下翻页

书页一片空白

 

 

然后亚瑟听到有人在敲门,似乎很着急。

亚瑟带着疑问打开门,空白的书页还静静的摊开躺在桌上

但是来者更让亚瑟惊讶

是洛基 兰蒂斯学生会会长洛基

亚瑟好像瞬间被洗脑了,大脑一片空白

 

洛基看到摊开是书页好似明白了什么

问道【你都看过了】

【恩】

【在一起吧】不加任何修饰语,洛基式的干净

【啊,,恩 。。。唔】亚瑟的惊讶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上了

数年后

地中海式的无限量供应的阳光暖暖的照在两人身上。放眼望去满眼的紫色连成了片,仅仅能够在边缘的位置看到像花边一样的金黄。阳光像是引爆炸弹的导火线,引爆了空气中的薰衣草香。薰衣草的香味带着甜蜜,带着辛辣。美景与花香令这个小镇愈发美丽。美景与花香也构成了这得天独厚的人间天堂。

亚瑟像是喝醉了一般,沉醉在无边无际的紫色中。

似是想起了什么,转身走向小木屋内

从书架的最顶层抽出一本没有名字的书

洛基笑着走了过来

笑道【你不是都知道吗】

【不是一本书吗】亚瑟茫然

亚瑟把书倒着反过来,原来正过来每一页都是一篇日记,

上面的字迹,文笔都渐渐从稚嫩转向成熟

他打开最后一页

日期是他刚刚借走书的前一天

原来男孩在书的背页写了一个故事

用心,用爱,用日期,写下了一个对于另一个男孩子的爱的故事

 

【原来啊】亚瑟的内心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

洛基从背后抱住他

【小亚瑟你竟然敢骗我】洛基歪笑

【我也不知道啊】亚瑟伸冤

【没关系,反正都在一起了啊】

【洛基你真好~】

两人打打闹闹的身影消失在浓密的紫色中,空气里弥漫了紫色和金色的幸福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