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知方无法入睡【nathan生贺联文】

· nathan生日快乐
· 三总苏苏苏
· 又名《陈巍的男友力小讲堂》《如何拯救一直失眠的方方》
· 文力下降瑟瑟发抖
· 爱和梦想属于他们 ooc属于我们



Act 1

陈巍九岁 周知方八岁

周知方睁着他大大的眼睛,盯着眼前的天花板。床头放着的钟咔咔作响,一圈又一圈。他此时仰躺在床上,与安静的空气相顾无言。他长长的叹了口气。
睡不着。还是睡不着。

周知方一直是个有些敏感的孩子。陌生的房间让他无所适从,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他把身子转向窗户。父母因为工作原因被迫使这本该是四人一起的长途旅行硬生生变成了两人先行,他和姐姐先到陈先生家。陈先生是周父周母的朋友,在生物学领域颇有名望,甚至拥有自己的生物实验室。周知方并不是第一次和姐姐一起旅行,也不是第一次自己一个人住。
但他就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把脸埋进旁边的大熊,心里闷闷地想。

他试图在脑子里数羊。白色的绵羊一只一只跳过栅栏,他却一点儿睡意都没有。


吱――是门开的声音
周知方脑子里的绵羊跳过了好多只,他却一只也没数到,许多白色色块在脑子里混成一团。他摇了摇头,盯着门的方向。
是一个蓬松的毛球。

“嘿,vincen是我”陈巍抱着枕头拖着被子,轻轻带上门,蹑手蹑脚走进来。
周知方笑出声“nathan,已经很晚了,你还不睡吗?”
“我记得我有说过...”
“好好好我错了nate”
“你没睡着”陈巍语气肯定
“你不也是”周知方反驳他
“咳”陈巍顿了顿“我这不是怕你睡不着吗”
“好吧,谢谢你”

陈巍把周知方的枕头往里推了推,放上自己的枕头。放好之后,他侧着头看周知方。
“我可以给你唱摇篮曲怎么样”
周知方刚想回答
“行了我就当你想听好了”陈巍自说自话
“好吧”周知方躺回他的枕头


“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
“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
周知方借着微弱的月光,倚着枕头,认真的看着陈巍的侧脸。男孩唱歌的样子很专注,像他在舞台上一样认真。

“Up above the world so high”
“Like a diamond in the sky”
陈巍的声音很好听,而且在某些音上会有软软的音色。听起来奶声奶气的。周知方想。

“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
“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
也许是一天的路途劳顿,也许是周知方真的被声音安抚。他的意识渐渐模糊,鼻息也越来越重。

周知方睡着了。
陈巍很满意自己的成功,他窝好自己的被子,拍了拍自己的小枕头,也准备进入梦乡。

晚安。







Act 2

陈巍十九岁 周知方十八岁

周知方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显然这又是一个即将失眠的夜晚。

赛事带来的紧张,来自心里的压力,数小时飞机的路途劳累,身上隐隐作痛的伤病,这一切碰撞在一起,让周知方在落地的第一个晚上就失眠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像煎锅里的鸡蛋,烙完一面换另一面。他坐起来,又叹了口气倒回床上。

陈巍洗漱完推开卫生间的门,看到的就是这样倒在床上的周知方。

“vincen快起来,你的老干部人设要崩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正在用毛巾擦着脸上的水,时不时有上扬的嘴角从毛巾里露出来。他把毛巾丢在一边,走到周知方床边,去安抚他的vincent

“并没有那种东西”周氏白眼

“好好好”陈巍不跟他计较什么人设问题。他打开放在旁边的行李箱,在里面翻翻找找。周知方简直不想跟他再多说一句话,翻了个身,丢给陈巍一个冷漠的背影。
【方方:我就冷酷无情无理取闹 :)】

突然,身边靠近陈巍一半的床在下沉,他坐在周知方旁边。
尤克里里的声音回响在房间里。是首很舒缓是曲子,琴声安抚了周知方过度紧张的神经。他感觉到放松,心里小小的喜悦飞了出来,感觉心里都是甜甜的滋味。

周知方转了回来。陈巍停下手里弹琴的动作,把尤克里里放在一边,往周知方那边凑。他搂过周知方,低头亲吻他形状漂亮的眉骨。

“亲爱的,都会过去的。”
“明天会是新的一天,我会一直陪着你”



Act 3

陈巍二十九岁 周知方二十八岁

陈巍猛地从床上坐起来,被放在床头柜边缘的kindle撞了一下。他把kindle向中间推了推,揉揉撞到的头向周知方抱怨

“vincen,管管你的东西”陈巍委屈

“亲爱的nate,我记得好像是你几分钟前刚刚把它放在那里的,我提醒过你”周知方眼睛不离屏幕,手指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他已经为这个项目忙很久了。早上早早的出门,晚上回来的也很晚,还常常熬到深夜修改方案。对于工作后的周知方,陈巍并不担心他失眠。只要有时间睡觉,周知方都能很快入眠。但新的问题接踵而至,就是周知方的睡眠时间很难得到足够的保障。
这是个更大的问题。陈巍想。

陈巍最后还是去折磨这个可怜的kindle,把它抓过来摆弄几下,又泄了气似的给放回原位。他侧身把头倒在周知方大腿上,盯着周知方放在膝盖上的笔记本屏幕。
周知方觉得好笑,空出一只手去揉陈巍的头发,陈巍也配合地随着他的手摇摇头。

陈巍晃得有点迷糊,他一下抓住在自己头上的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吻过去。周知方不得不停下手里的工作,低下头凑近陈巍。

“nate别闹,我还差一点儿”

陈巍摇头“亲爱的,我不得不提醒你,这句话你在半个小时之前就说过”

两个人的脑袋凑在一起,周知方的头发有些长了,垂下来刚好轻轻划过陈巍的脸颊,像是在讨好他。

“最后一次”周知方冲他眨眨眼
哦老天,我再拒绝他简直太残忍了。陈巍心里捶胸顿足。
无论见过多少次,陈巍还是没法对着这样一双美丽的眼睛说不。

他点点头,周知方在他脸上飞快地亲了一口,继续投入他的工作。
谁知道他红透了的耳朵说明了什么呢

END

评论(9)
热度(51)